必发365乐趣网投

x 关闭导航
x 关闭导航

辘轳井的记忆

2019-08-26 14:40:55/作者:乡村狂人

   一入中伏,老天爷就像着了火,太阳白花花地炙烤着大地,到处都似蒸笼一样,坐着不动弹也是汗如瓢泼,就是进到蒸房也没有臻热,会出臻些汗。

  于是,星期天就急急忙忙跑到了老家去凉快。在老家的门前不远,有一眼水井,水井的井台非常的结实漂亮,井台上架着一架辘轳。因为已经废弃多年不用,井台上布满了沤烂腐朽的落叶沫子,显得有点凄清荒凉,辘轳和辘轳芯也已锈迹斑斑,孑然孤零地杵在那里顾影自怜。

   我是从小听着辘轳“吱钮,吱吱钮钮”的动人乐声长大的,对这眼辘轳井有着很深的感情。在老伴和亲戚邻里们,坐在门前的树荫下剩凉拉家常的时候,我独自来到了辘轳井台之上。

   辘轳井台方圆丈余,座落在一颗小叶杨树和一颗老榆树的下面。两颗树都有两三撸粗细,长在离井台两边三四米的地方,高大挺拔直插云天,枝叶茂密峨冠博大相互交叉,将井台遮掩得严严实实不见天日。井台有大小不等的河石砌成,石头大的有磨盘儿大小,小的像拳头一般,没有用一点的砂石灰料,但砌的严齐合缝没有一点儿缝隙,石头之间挤得死死的一点儿也不会动弹。井台周围用长条石整整齐齐围了一圈,条石外边又用碱土和河沙搅拌垫成一米多宽的斜坡儿,雨砸水冲几十年,连一点儿的印儿也没有留下。井口用短条石砌成圆形,多少年来没有一点儿松动的痕迹。

   井口的一边,矗立着一块一米多高,四五十公分宽,二十多公分厚的辘轳碑石。碑石的正上端,有一个豁口正好放下辘轳芯。碑石的的前面正中,雕刻着井水兴旺四个遒劲的大字,字的周围盘着两条雕刻精细,惟妙惟肖腾云欲飞的蟠螭。碑石立在井沿儿边起的石缝中,不会有纹丝的晃动。辘轳芯的后端井台上,同样矗立着一块比碑石略高,但雕刻稍微有点儿粗糙的长方形石块,在石块的上方,凿了一个园洞,刚好穿过辘轳芯。在辘轳芯的正中间,用铁链子吊着一部水车,水车的下端和地面若即若离,把辘轳芯固定的稳稳当当的。辘轳穿在辘轳芯上,悬在井口的上空。辘轳把儿上,落了一只小鸟,唧唧溜溜唱的正欢,见我过来,扑楞楞地飞到了杨树枝儿上接着歌唱。

   我绕着井台转了两圈儿,搂搂井台边儿起的两颗杨榆树,这树是长得越来越粗越来越高了。仰脸翘望,树顶的枝叶越来越密,几乎密不透风了。在井台上,摸了摸石块和碑石,双手扶住辘轳把儿朝井里张望,顺着井壁上的石头缝,长满了像何首乌叶子一样的绿色植物,密密麻麻看不见井壁上的石头。井底那一潭清水,有点泛乌闪着亮光,把井口和井口上方的辘轳及我的面容映照在水面上。看到井底的这一潭清水,让我想起了俺村悠悠的吃水用水的历史。

   俺村是一个后面靠山,前面临河的小山村。山上是茂密的树林,树木葱茏浓荫如盖。山坡上长满了野草野花野葡萄野酸枣,狐狸野兔山鸡不时地在林间坡上窜跳鸣叫。到处是一潭一潭的溅水坑,溅水坑里的泉水洇洇流出汇聚在一起,就形成了,在山涧跳跃流淌清亮欢快的小溪,绕过村庄流入村前的小河。

   村庄不大,也就三十多户人家。茅屋草舍石墙竹篱,笼罩在浓密的树荫之下,在高处远处就看不见房子的存在,只能听见牛哞羊咩鸡鸣犬吠之声。村子两边,是零星的的菜地,栽满了倭瓜豆角银芡菜灰灰菜和一畦一沟的红白萝卜大白菜大葱。再往两边是一望无际的田野,田间地头长满了野核桃毛桃山杏苹果柿树及枣刺等,其中柿树最多。入秋以后,人们吃不完的各种山果及萝卜白菜,在地窖里能储存到过年。

   村前的小河,从西岩山根起源,经村前环绕而过,途经十余个自然村庄汇入伊河。小河两岸长满了高大挺拔的杨柳树,风一吹拂,树枝婆娑树叶翻舞。小河里,一年四季水流潺潺,鱼游鸟飞。春天的时候,河水清澈见底,水汶潋滟鱼虾相戏。河边野草嫩绿,野花盛开蜂飞蝶舞鸟语蜓立。夏秋之时,遇见下猛雨或连阴雨天,河里就会涨水。涨水时,水流湍急水浮村边,人们就会三五成群,自觉地扛起䦆头掂着铁锨,到河边防护村庄田地的安全。冬天来临,早起时,小河就会腾起一团团的水雾,笼罩在河面上,直到太阳升起多高才会散去。到了三九连天,河面就会结上厚厚的一层冰,太阳一照,反射出白量量刺眼的光,冰厚坚硬,小孩们成群结队的在冰上,溜冰打闹嬉戏玩耍。

   由于河水常年不断水流不小,人们就在水边不远的地方,挖一个一米大小一米深浅的水坑用来吃水。水坑的周围用石头砌壁,用大一点的平板石,放在坑沿儿边上。水坑完工后,不到半天的功夫,一坑清水,就会清溜溜地浮到坑沿儿边起。大伯大娘叔叔婶婶们,在每天的早上或黄昏时分,就会用钩担挑着两个木水桶,慢悠悠地来到水坑边儿起。把水桶放在坑沿儿边起的平板石上,用葫芦做成的水瓢把水桶起满。然后挑起两大桶水,把钩担压得忽忽闪闪,大步流星地往家里跑去。也有的是两个老人或一个老人带着一个半大孩子,拿着一根棍子掂着一个水桶,来到水坑旁。大人蹲下来把水桶起满,把棍子穿到桶柈儿下,若是两个老人都把棍子搁到肩上,若是一老一小,小孩就把棍子放到肩上走在前面,老人把棍子放到胳膊弯处走在后面。走在后面的人,一只手还得按着棍子上的桶柈儿,不能让水桶来回滑动,两个人走路的步子还得一致,防止水桶里的水来回晃动溅洒。

   把水或挑或抬到家里以后,倒进厨房内的粗瓷水缸里,继续去水坑里往家里打水,直到把水缸倒满为止。在这样的水坑里打水的好处是安全,不会出现事故。不方便的是,才来打水的人,得把水面上落的一层树叶沫子,先撇出来才能打水。有个别调皮的小男孩,大人一时没有看好,就会站在水坑边儿起,往水坑里尿尿或跳进水坑里洗澡。被大人发现后,会把小孩的小屁股打的甘红,小孩哭得是鼻涕一把泪一把,可怜吧即的也不会被饶恕,为的是让他们长住记性,不再犯错。还有就是到了夏秋季节,每涨一次大水,水坑就会被刮毁一次,人们就得再挖砌一次,给人们的生活造成了许多不便。

   后来,河里的水流越来越小了,遇到干旱年景的冬春季节,河水还会偶尔的断流,人们吃水的水坑,就会经常的水很浅或者干涸。为了保证人们的生活用水不中断,村里就决定打一眼专供人们吃水的生活用井。并专门请来了会看水势的人,把井址选在了俺家门前不远的地方,干部就组织村里的劳力们开始打井。

   打井完全是人工进行。刚在地面打时,人们就用䦆头刨铁锨剜。打了四五尺的时候,人们就用三根木头,呈三角形架在井口上,在三角架上绑了一个滑车,用绳索通过滑车吊起一个竹筐。在井下挖土的人,戴着用柳条编的安全帽,脚蹬着粪叉把土剜虚,用短把锨,把竹筐装满。吆喝一声,上边的几个人一起用力,拉起绳索就往远处跑去。把装满土的竹筐拉出井口后,由站在井口的两个人接着将竹筐取下,抬着竹筐走两米多远将土倒掉。返回井口重把竹筐系到井下,装满土后再重新吊出倒掉。如此反复,经过七八天的劳动,打成了一口四五米深的土井。

   人们打水,就用一根一头有一个小树杈,锨把儿粗细的柳树枝,把水桶挂在树杈上,伸到井里水面上。两脚在井口叉开站稳,腰稍微弯下。两手用力一摆,使水桶侧翻灌满水,然后紧握柳树枝,两手交换用力,将水桶从井里拔出。别小看这一系列的拔水动作,可是个技术活儿。脚步站不稳,往外拔水时就不用着劲儿。摆桶时,两手用力不匀,水桶就会掉到井里沉入水底。就得用绳子,一头绑一个三水钩儿系到水底,来回摆动寻找水桶。要费上半天甚至一天的时间,三水钩才会挂着水桶,才能把水桶打捞出来。拔水用的柳树枝,被称作拔水杆儿,用完后,要倒挂在井旁的树上,不能随便乱丢乱放。一是防止弄脏,二是防止小孩儿调皮,拉到别处或到井里探着玩,掉到井里出现事故。

   这样的水井用了几年后,每个水桶底下沾的一点点的泥土带到井里,时间不可长算,井里的泉眼就会被泥土堵塞住,井水就泛不上来了,这时就得淘井。可淘井的活儿,是非常危险的。掏井时,还得用三根结实的木杆子,在井口打上一个三角架子。在三脚架子上的上部,再绑一根短横木杆儿,吊上两个滑车。一个滑车上的绳子拴在下水掏井人的腰里,掏井的人在掏井时,若发现井下会出现塌坯子的现象,上边的人,就得赶紧把掏井的人拉上来。另一个滑车用绳子吊一个竹筐,好往上拉从井里清理出来的淤泥。清理淤泥时,清一天得停半天,让泉水把泉眼里的淤泥往外冲冲,好再把冲出来的淤泥挖出来。所以掏一次井,就得四五天的时间,很是费事儿。另外,人们往外拔水的时候也很危险,万一不小心,怕有人也会掉到井里。拔水时,技术稍不熟练,桶掉到井里的事是经常发生的。

  于是就有人提议说:吃水是一场儿大事儿,应该把水井圈圈,安上辘轳,打水既卫生又方便还安全。这个提议,很快就得到了全体村民的拥护,人们就立刻行动起来,开始圈井安辘轳了。

   圈井的首要任务是选石头。村里的干部和几个德高望重的老年人,在一起商量了好多次,对井台井壁修建和辘轳的安装作了大概的设想,又请了会测算的人画了一张草图,测算了需要石头的方量。然后村里就召开会议,对圈井的事情进行了分工,对圈井所需的大小石头及方量进行了分配。

   任务分解后,大家的热情高涨,随即就投入到了紧张的圈井劳动当中。村里的干部先是跑到九店的石场,买了两块大青石和十几块磨盘石大小的平板石,用了七八辆牛车,翻山越岭往返了将近百十里地,咕咕咚咚地在路上走了三四天,才拉了回来。又从九店请来了三位石匠,对拉回来的石头,用铁锤铁攒叮叮开始了精雕细琢。这三位石匠,非常下劲儿极为用心,整天累的一身汗水,头上脸上眉毛上,浑身荡的都是白乎乎的石粉。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,才将辘轳石碑和平板石雕琢完工,那绝对是极为精细漂亮的,拌纯手工石雕工艺品,赢得了人们不断地围观和赞赏。

   在石匠雕刻的同时,人们也都把圈井的石头,按分配的方量足足地堆到了水井四周。然后就把原来的井壁扩大,又把石头一筐筐地系到井底。由俺村几个会垒石头的匠人,从井底打好脚手架,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地圈砌井壁。井壁砌成后,又开始浆砌井台。砌井台前,先从离村五六里的高崖头上,刨下碱土拉回来拌上河沙,垫在井口的周围。几个人轮换着用木夯,排着将碱土砸了十几遍,直到结实的像骨头一样坚硬,用尖镐刨下去,只有一个小白印才算完成。匠人们这才开始认真精心地浆砌井台。

   浆砌井台时,先把外地匠人雕刻的支架辘轳的石碑立起来,匠人们蹲在井台上先从井口开始,把石头一块一块的挑拣兑缝,把石碑挤得死紧死紧的。石头间的缝隙,细的像头发丝一样,那认真的程度,不亚于现在的科研人员进行的科学研究。在那个年代,在农村里垒石头,是有极高眼力的人才会干的活儿。村里到处都是石墙石堰石台阶,石桥石圪嶙石根基。一个个园光溜蛋不规则的石头,经过匠人们的手,都垒成了一道道结实好看的风景画。

   井台砌成以后,穿上了辘轳芯安上了辘轳。当第一桶水经过辘轳打到井台上时,全村的男女老少兴高采烈欢欣鼓舞,燃放了很大的一挂鞭炮,放了好多的两响炮,那气氛不亚于过年高兴。

   以后逢年过节,好多人家早上的第一碗饭,都会端到井上供香,并燃上一炷香放上几个炮,一表人们对水井的虔敬之情。这口水井,供俺村的一百多口人,淘粮食洗菜洗衣服以及生活饮水,用了好几十年。我们这一代人,从每天的黎明一直到黄昏时分,就是听着辘轳吱钮吱钮的乐声长大的。

   改革开放后,人们的生活条件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善,人们居住的茅舍草屋不见了,逐渐变成了砖瓦房和砖混平房。大部分的青壮年男女们,利用农闲的时间都出去打工了,村里的家家户户,基本上只有老人和孩子们在家了。而老人和孩子们去井上打水,绞辘轳十分的吃力,如果不小心,要是辘轳一放放蹼辘,那是是很危险的。于是有的人家,就在自家的院子里开始打轧水井,以解决老人小孩儿在家的用水问题。

   打轧水井比较省力。在院子里选一个没有石头又不碍势的地方,用一把探铲安上一根长竹竿,由一个人双手握紧铲把,用力往地下插,把铲里带出来的土弄掉就行了。就是这样一铲一铲的往外带土,打十几到二十几米深,直到打出水,并让水泛上几米为止。打这样的井,人多了也用不上,井口只有小盆口粗细,根据地势水势而定深浅。一般打到水够用,最低也得六七天的时间。

   轧水井打成后,用一根塑料水管,下端通到水面以下,不能下到井底,怕泥土堵塞着管口,水管上端连到轧水机上。轧水时,先把一碗水倒进轧水机里作饮水。一个老人或半大的小孩,压着轧水机上的把儿,圪轧圪轧,井水不一会儿就潞潞地流了一桶。水桶掂到厨房倒进水缸后,得赶紧返回接着轧。若停的时间长了,轧水机里的水流下去,就得重新往轧水机里倒引水。到了冬天上冻的时候,早上起来轧水,轧水机冻着了,就得用热水把轧水机烫开,才能开始轧水。村里的人,这一家看哪一家,慢慢地轧水井就普及到了各家各户。村里整天忙碌的辘轳井,开始冷清了下来。只有哪一家的轧水井偶尔坏了,才会到辘轳井上打一两天水用。

   随着历史的发展,中国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。祖国的经济形势日新月异,人们的思想观念发生了深刻的变化。农村人们的生活,和城市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。住的基本都是,庭室结构的二层小楼或别墅小院,院内绿树花草,瓜果蔬菜一应俱全,那是绝对的绿色天然。穿的夏单冬棉,式样新颖色彩鲜艳时尚别致。吃的由吃饱到吃好,发展到了现在的,吃的舒服吃的健康。为了确保人民的身体健康,提高人们的获得感幸福感,国家把全民的安全饮水健康饮水,放到了保证人民健康的前提位置,俺村的用水方式又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。

   这一次的生活用水是提升改造,完全由国家投资。先是从县里来了几个水质化验专家,在村里的好几个地方取水进行化验,最后确定了村子对面山根下的水质,符合生活饮用水的标准。然后县里又来了水利工程技术人员,对水井的位置深度进行测量,对配套设施进行规划。后又测量规划到各家各户的,水管线路及水池位置,水管阀门水龙头的用量。

   打井时,全是机械化操作,不几天就打了二百多米,打到了地下的深水层里,能保证足够全村五十年的生活用水。水井打成后,下了水泥管子,盖起了气派美观的水井泵房。配套了电力设施,圈砌了很大的一个院子,把水井泵房及电力设施,全部保护了起来。并安装了遥感监控,在县水利局就能知道,水井机械的工作运行情况。村里派专人去进行了培训,进行专业的管理。县水利局的技术人员,定期来进行检查维修维护保养。在水井院子的四周,栽上了茂密的修竹,苍翠浓郁生机盎然。在院门两边的白墙上,用红漆醒目地写着:使用安全饮水,保证人民健康的标语。

   在盖井房的同时,通往各家各户的水管沟,由工程队进行了开挖,家家户户的水池进行了垒砌,技术人员全程监督,严格要求一丝不苟。工程队到了谁家,家里只要有人把门打开就行。谁家有人给予了帮忙,工程队还表示感谢,好像这水不是给俺村人用的,是给工程队自己用的一样。水管埋好回填好土,水池也是统一高低,统一长方形状,统一贴上白色的瓷片,干净漂亮结实耐用。

   放水的那天,村里从镇上请来了歌舞剧团,到井房前演出。俺村的铜器唢呐乐队,自发到井房前助兴。放水的那一刻,锣鼓喧天唢呐动地鞭炮齐鸣,歌舞团的人载歌载舞,村里的那女老少手舞足蹈,纷纷加入了载歌载舞的行列。挨家挨户是欢声笑语,水池上的水龙头都敞开着,哗哗哗地流淌着,清澈透亮的健康水幸福水······

   从此,俺村彻底告别了在去河边起水,到井台上挑水在院里轧水的历史。原来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的井台,还有那从早到晚吱钮吱钮歌唱的辘轳沉寂了下来,孤零零地杵立在那里,记录着那一段的历史,承载着那一世的繁华。

   “喂,老头子该吃饭了,一个人又在辘轳井台上发啥癔症来?”

   老伴的喊声,把我从往事的思绪中唤醒。我又十分珍爱地,把辘轳及支架辘轳的石碑抚摸了一遍。凝神静眸地,把井台仔细打量了好几遍。才恋恋不舍地,离开了辘轳井台,往老家的宅院慢慢地走去。

+展开全文

收藏/分享

分享「辘轳井的记忆」到:

必发365乐趣网投